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姚蜀平 > 文章归档 > 2014年五月
2014年05月08日 21:17

小说: 枫 树 参 天 (完)

(上接:小说: 枫 树 参 天 (九))

那年秋天,新搬来的八号陈家,仿照格洛斯基的寿筵,在中国农历中秋,也举办了一个晚宴,那是中秋月明之夜,在大枫树下举办的.这次没有麻烦纳什卡夫妇,陈先生的儿子,从他朋友的父亲餐馆里,定了四十个人的日韩餐,他的朋友和他成了最好的招待.人们在枫树下流连,仰头望着那看不见顶的树梢.谈论着昨天发生的故事,和明天可能发生的事情.格洛斯基破例走出了家门,拄着手杖,索莎推了一小车各色好酒尾随其后,他颤悠悠地走进陈家院子,还坐在大枫树下的餐桌旁.他的到来,让所有人都感到兴奋.张张面孔露出笑容.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07日 19:16

小说: 枫 树 参 天 (九)

(上接:小说: 枫 树 参 天 (八))

不知什么时候,吃吃喝喝的人们又都聚到了餐桌旁,有的坐到了刚才离开的位子上.有的站在后面,所有人都被这两个人的奇怪对话吸引了.陈先生的儿子凯文站在父亲身后,他从没有听过父亲提及他的过去,当然更没有听过爷爷的故事.可是今天,他感觉父亲有很多故事,从没有对他们说过的故事.

弗兰克坐在陈先生对面,他忍不住插话:"你说走过俄罗斯整个大地,是什么意思?”

“就是从西伯利亚,一直走到欧洲.”陈先生看着四周围满......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05日 13:46

小说: 枫 树 参 天 (八)

(上接:小说: 枫 树 参 天 (七))

晚宴的时间到了,最早走出家门的是弗兰克,他和太太一起走到斜对面科恩家,科恩两夫妇已经准备好了,没等他们敲门就走了出来。这两家人家都按照格洛斯基的规定,什么也没拿。向巷子里面走去。随之是沙哈夫妇带着他们五岁的女儿,加入了这个行列。六号没有人出来,他们在餐馆,不过,六点钟时,巷子里的人都看到一辆餐馆的面包车开到巷子顶端。走过四号时,等候多时的桥本夫妇出来了,牵着一个七岁的小男孩。他们看见一群人走来,先向他们深深鞠躬,弄得众人很有点不知所措,不过随后他们也笑盈盈地加入了这个人愈来愈多的队伍。到一号门口时......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04日 08:42

小说: 枫 树 参 天 (七)

(上接:小说: 枫 树 参 天 (六))

陈老板夫妇都很高兴儿子终于安定下来了,他不再无休无止地顶嘴和找茬,不再一天到晚无所事事让人看了心烦。可是对于儿子参加市里一项普查,陈先生一直有点生疑,他虽然口上不说,但是心里装着十八道闸门,防范有人暗算他,挤兑他。他心中有个想法,乘什么正式条例还没有下达之前,以速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那棵大树砍掉。

陈先生的这个小算盘没有对任何人透露,甚至自己的太太。因为他觉得她和那个日本女人走得太近了,家里几件新添的家具,都是太太和那个女人一起出去看了买下来的。他......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04日 08:37

小说: 枫 树 参 天 (六)

(上接:小说: 枫 树 参 天 (五))

斯都鲁的来访让陈太太和她的两个孩子很不安,可是丝毫没有撼动陈先生的决心:“树长在我家院子里,谁管得着,我要砍是我的权利。”他还是这么想,只是对邻居会那么在意这件小事有点不解,更加不悦。上次相约了个公司来看过,回去給他报了个价:他们刚給一家人家砍了一棵四十英尺高的橡树,要了三千五百块。这棵树,七十多英尺,高出差不多一倍,枝杈也多出一倍,也许还要租借有更高更长梯子的工程车,费用该多少,自己掂量一下就知道得差不离了。这才是他真正迟疑的原因:看样子恐怕要上万,就为砍棵树?值吗?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03日 17:24

小说: 枫 树 参 天 (五)

(上接:小说: 枫 树 参 天 (四))

桥本对面三号人家很晚才卷进这场风波。那是一家开餐馆的亚美尼加人,这对夫妇是第二代移民了,他们出生在这块土地上,自认是真正的美国人,可是又割不断和故土的联系,还有就是历史带給家人的沉痛记忆。他们在这个小镇的中心开了一家独特的餐馆,带土耳其风味,却决不承认他们是家土耳其餐厅。不过他们炖的洋葱羊肉绝对是小镇公认第一家,他们供应的土耳其咖啡也是全镇最好的。老板亲自下厨,很少在外面露面;老板娘四十多岁,风韵犹存;胖胖的身躯,转动起来却异常灵活。她面孔光鲜,笑容满面,是餐馆的灵魂。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01日 13:15

小说: 枫 树 参 天 (四)

(上接:小说: 枫 树 参 天 (三))

第二天上午,在院子边上,桥本太太等到了弗兰克,她急匆匆地告诉这位心焦的老人,她昨晚冒险的收获――陈先生那两句让人费解的话。说完两人又一起议论了一番,桥本尽管是东方人,可是也猜不透为何前院的树和屋后的井能和“大凶”连在一起。弗兰克认为关键要搞清这个“凶”究竟意味着什么。弗兰克带着这个问题走进科恩家里。<......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01日 13:13

小说: 枫 树 参 天 (三)

(上接:小说: 枫 树 参 天 (二))

那晚这条街上还有一个人没有睡好觉,那是新搬到八号来的、看着大树摇头的那个人。他姓陈,那些来装修房子的工人都叫他陈老板,只是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究竟是什么老板,更没有人知道陈老板的背景,他究竟是怎么来到这块土地上,他的生活轨迹又是怎样。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已经来到这里三十年,两个孩子都十多岁了。他和很多移民不一样,那些自己的同胞......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