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姚蜀平 > 敬重生命,学会谦卑 —为何英国人百年后还在寻找一战阵亡将士尸骨

敬重生命,学会谦卑 —为何英国人百年后还在寻找一战阵亡将士尸骨

2014年8月5日全世界都在关注着,威廉王子携夫人凯特王妃及弟弟哈里王子在伦敦塔前插陶瓷罂粟花;从那一天起,直到一次大战结束百年的2018年11月11日,伦敦塔前将插满88万8千246支陶瓷罂粟花,以纪念英军在一战中阵亡的88万8千246名将士。正如历史所示:一战在比利时的法兰德斯曾经有过一场历经17天的惨烈壕沟血战,无数战士倒下再也没有起来,在那片血染的战场上,一束束血红的罂粟花生机勃勃地怒放。一位目睹此景的加拿大军医写下了一首著名的诗“在法兰德斯的田野”,人们自此把一战阵亡将士与罂粟花相连。在阵亡将士纪念日(11月11日)佩戴罂粟花也成为英国及英联邦的一个传统,而售卖罂粟花所得款项成为对一战老兵、伤残者及阵亡者遗属的捐助。

可是人们不知道的是,这88万阵亡将士中竟有50万尸骨无存!尽管早在1917年就成立了“英联邦阵亡将士公墓委员会”,旨在寻找、安葬和纪念阵亡将士——包括从1914年8月4日英国向德国宣战,直到1921年8月31日英国国会正式宣布战争结束的整个期间,“为国捐躯或因可朔及战争之因素死亡者”。这项神圣而浩大艰巨的工程持续了百年之久;可贵的是,至今它仍在继续。

一次大战英国本土及英联邦共有800万参战者,现在已经搜罗到了450万男性和4万女性参战者的姓名。那是英联邦阵亡将士委员会”百年来持续不断的努力,还有许多官方和民间组织的介入与协助的结果。如英国国家户政事务局保持着所有境外死亡公民名单的微缩胶片;英国国防部为寻找核实失踪者,用各种方式寻访他们的后人,采集他们的DNA样本。其中陆军系谱专家服务役记录研究人员,还有更多被称为“阵亡将士侦查员”的人担当了这项任务。他们还成立了专业研究顾问机构《一四一八》,当相关记录由英国国防部移交到英国国家档案局后,工作方便了许多;尤其在数字时代来临,经网络查询已使这项调查工作大为改观和卓有成效。

百年来,无论是修路还是犁田,法国北部和比利時的工人和农民都会发现那些历经沧桑的遗体。他们或是从未被寻获,或是由于种种原因没有人顾及到他们实属一战失踪者。当这些被遗漏的阵亡者陆续浮上水面,更促使那些致力于这项艰巨作业的人感到他们肩负历史重任,他们不愿让这些为国捐躯的先人,默默无闻地消失在历史洪流中,2006年一个叫做《从零开始计划》的志工组织成立,他们要把一战阵亡名册中遗漏的人填补上去。他们已经开始从英联邦阵亡将士委员会获得拨款,在继续寻找遗漏者的同时,也为寻找到的失踪者建立纪念碑。与民间积极行动对应的是英国官方帝国战争博物馆启用了“一战众生相”网站,为民众分享信息提供了“一百周年数字化”专业档案,这将使得“每一名为大战奉献生命的英雄都将留下记录”的宏愿终将实现。

行文到此,不禁联想到中国在一战中,曾有14万多华工作为《中国劳工军团》参战(此处仅指赴欧有名册者,若论参加一战东西线华工总数,应为70。5万)。这14万华工多数在一战西线的法国和比利时战场服役,也有部分在法国后方工厂工作。战后他们中名有姓归国者是11万,据悉有9千9百人列入死亡名册,有3千人留下未归;剩下的还有近2万人被列入失踪——他们很可能死亡而被遗漏,也可能是隐姓埋名留下而不为人知。百年前就没有人在乎这群被中国人自己称之为《民夫团》的民工的生死存亡,他们回国的没有得到善待,死去的没有得到应有的纪念,逗留下来的也没有人追踪他们的生存状态;更不要说去寻找那些失踪无下落的人了。本人的长篇小说《他从东方来》及在本财新博客登载的长文“百年英魂泪,一战华工史——为长篇小说《他从东方来》出版而作”都对此事件有过详尽描述。一百年过去了,尽管现在中国人开始注意到这个群体,特别是法国出现两个民间团体——巴黎齐鲁文化协会和旅法山东同乡会,都为纪念一战华工做了许多可贵的工作。但是近日看到英国人无论从官方还是民间都在孜孜不倦地寻访和纪念一战阵亡将士,立志要把每个参战者的名字记下,要让每位阵亡者留下他们的历史踪迹;相比之下,颇为我们自己一战华工悲叹。特别感触英国人寻找的不仅是“为国捐躯”者,竟然还包括“或因可朔及战争之因素死亡者”!多么宽宏的胸怀和高尚的情操。联系到近一个世纪中国国内外各场战争的阵亡者,或是历次运动中冤屈受害者,他们都被历史洪流淹没;随着时间流逝,他们的踪迹更加模糊和难以辨认。前人说过:“在死的瞬间,一切都是平等的”,真是这样吗?或许唯有像英国人这样对生命的敬重,才可能使整个民族懂得精神上的谦卑,从而达到道德上的升华;相对而言,那些漠视生命的民族,只会呈现表面上的精神亢奋,其结局必然是道德上的衰败,进而导致整个民族的倒退。

日月经天,江河行地,愿逝者殁而不朽,与天地共存!

推荐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