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姚蜀平 > 小说: 枫 树 参 天 (完)

小说: 枫 树 参 天 (完)

(上接:小说: 枫 树 参 天 (九)

那年秋天,新搬来的八号陈家,仿照格洛斯基的寿筵,在中国农历中秋,也举办了一个晚宴,那是中秋月明之夜,在大枫树下举办的.这次没有麻烦纳什卡夫妇,陈先生的儿子,从他朋友的父亲餐馆里,定了四十个人的日韩餐,他的朋友和他成了最好的招待.人们在枫树下流连,仰头望着那看不见顶的树梢.谈论着昨天发生的故事,和明天可能发生的事情.格洛斯基破例走出了家门,拄着手杖,索莎推了一小车各色好酒尾随其后,他颤悠悠地走进陈家院子,还坐在大枫树下的餐桌旁.他的到来,让所有人都感到兴奋.张张面孔露出笑容.

科恩端着斟满葡萄酒的酒杯逗到陈先生面前:“我的朋友,今天好像是你们中国人的什么节日吧。”博学的科恩什么都知道一点,可也只是浅尝辄止。

陈先生举着酒杯向天上指了指:“今天是中国农历八月十五,我们中国人相信这一天晚上的月亮,是一年中最圆、最亮的月亮。”他仰面望着天上的明月慢悠悠地说:“中国古代有位诗人说过:‘月——是——故——乡——明’!”他的声调拖得很长。

身后的陈太太突然想起了家乡小镇,想起了自己的爹娘,那里的月亮可有这般明亮?

 “故乡的月亮最明亮?多么富有诗意,多么含有哲理。”斯都鲁又赶上了这次盛宴,他听着凯文的翻译,明白了这句诗的含义,抬头望着洒下柔和月光的明月,不禁动了真情,“啊,我的家乡地中海的月亮会比这个月亮更明更亮吧,嗯,我敢打赌,一定会。”

桥本夫妇不约而同地想起,此时富士山上空的月亮可有这般明亮?他们从来没有注意过,今晚却非常想知道。

科恩想到耶路撒冷哭墙上空悬挂的明月,曾经指引过千千万万流离失所的自己同袍,走出困境,他们也有今晚的月亮这般明亮吗?

沙哈太太忽然想跳舞,在这最明亮的月光下,在家乡的父老兄弟姐妹簇拥中。

此时每个人仿佛都被“月是故乡明”这句古老的诗句带回到自己的故乡,那遥远的地方。

 “我们从世界各个角落走到了这里;总有一天,我们还会走进另一个世界”这是格洛斯基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站了起来,走到大枫树旁,用苍老的手抚摸着更加苍老的树皮,他望着大枫树,深情地说着:“只有它,会继续伫立在这里,两个多世纪,它经历了人类从荒谬到理性,从荒蛮到智慧.谁知道下个世纪会怎样!我们寄希望于它,它将见证人类,或更聪慧,更理智;或回归到原始,回到荒蛮时代.但愿不会那样.孩子们,祝福我们的后代,我们的子孙,生活得更幸福,更理性.更自然.让我们为我们巷子的象征大枫树,为全世界人共同仰望的最明亮的月亮,干杯吧.”

那天晚上,全巷子的人都聚在大枫树下面尽情尽兴,直到深夜。

皎洁的月儿高高挂在大枫树的树梢上,像是为这群敬仰它的人们,点起一盏明亮的灯。

 

                                2010年7月22日初稿 

                                                 2011年10月23日定稿

美国麻省北丛林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