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姚蜀平 > 再论现代化(五):文化变迁中遇到的困境

再论现代化(五):文化变迁中遇到的困境

(上篇:再论现代化(四):中国现代化的里程

现代化发展进程中常会出现两种前景,一种是能顺利进行四种变迁,社会出现‘持续的增长’,最终进入现代化社会;另一类是变迁过程中总也越不过许多障碍,社会出现不自洽,导致现代化的‘断裂’。这种‘断裂’很大程度是人为所致。我们必须看到在文化变迁过程中,我们会遇到来自三个方面的困难。如果能克服这三个困难,现代化就不会‘断裂’,其前景将是光明的。

第一个困难是中国传统文化及其固有性质引起的“中国文化中心主义”带来的价值困窘。

中国自古以来就自认自居世界中心,万国敬仰,百凤朝阳。久而久之,中国人认为自己文化是正统,高人一等;对外来文化往往采取排斥态度。长期以往,自然形成了一种“价值锥幕”来屏蔽一切外来影响。另一方面,人类本来就有一种惰性,在理性没有抬头之前,一切以维持现状,迁就旧有习俗为满足;农业社会的民族,更易安于现状和崇古。

具有悠久文化传统的民族接受西方文化时,表现出一种不得已;他们深深眷恋着自己的传统文化,这种情绪妨碍他们理智地对待外来文化。即使理性上认为西洋的好,心理上也有抗拒情绪;在具体实施时,仍然表现出是传统的维护者。这当中尽管有些应归因于惰性和屈服于社会压力;但也不乏有一群现实社会中政治、经济和文化的既得利益者,他们维护传统文化的最终目的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维护传统文化变成了一种维护旧秩序、保住既得利益的冠冕堂皇的漂亮口号。这也是一种“匮乏心理”在作祟。传统社会机会极为贫乏,对那些极少机会的占有者,他们就会牢牢地把住这些机会,死保住既得利益。他们也被称为“新传统主义者“,他们主张政治上和文化上权利集中,倾心于新型的世袭主义。他们大大地搅乱了现代化的步伐,延缓了现代化的进程。

文化变迁中的第二个困难是中国悠久历史带来的“种族中心的困局“。它并不是中国独有的,而是所有历史悠久的发展中国家,都面临的现代化进程中的一个巨大的障碍。

这些种族都把自己看作万物之中心,认为自己的价值、生活方式乃至整个文化都高于别的团体。这里有个双重价值标准问题:一是本族的(或我群的),一是他族的。“我族优越”是种族中心主义者的主要心态。前面提及,鉴于西化和现代化在“历史上的偶合”,使现代化在非西方国家趋于复杂化,其表现就是“种族中心的困局”。现代化的主要内涵,从工业化、都市化、世俗化到普遍参与,都是西方社会的内涵。“现代模式‘和”西方模式“也几乎重合。而大多数渴望现代化的国家在最近一、二百年里,又都是西方国家的殖民地或半殖民地,昔日被奴役的地位使他们对西方有一种从心理到感情上的抗拒情绪,他们不愿意承认”现代模式“与”西方模式“几乎重合这一现实。他们既要现代化,又反对向西方学习;其结果是永远也达不到真正的现代化,因为他们所要的正是他们所反对的。

中国真正认识西方是从西方对中国的武力侵略开始。中国人从心理上对西方国家是敌视和憎恶的。传统中国人喜欢拿中国的伦理和西方的实际去作比较,西方变成一个好战又崇尚物质享受的人欲横流的世界。由此很容易产出一种自卫心理,形成一种民族偏见。对自己的传统固执地维护,对文化变迁采取的是抗拒。这种“对伟大的过去和光辉的昨天的执着”,正是社会学家所说的“种族中心的困局”。它使得愈是有光辉历史、愈是有丰富遗产的民族,在走向现代化时,愈感到吃力。中国这一百多年的历史鲜明地证明了这一点。

联系到西方打开中国大门比西方打开日本大门还要早十几年,两个同样是闭关自守的国家,在现代化进程中却有着惊人的差异,值得我们探讨一下日本现代化的文化因素。

日本从公元七世纪以来,一千多年间,一直不断地吸收中国的文化和技术,他们始终觉得外国文化有比本国文化优越的地方。这种心理在1854年,日本被迫结束闭关自守,开始现代化时刻极为有利。他们祖先就学习外国文化,今天他们当然也可以接受西方观念和技术。他们是心悦诚服地接受,这种变革的勇气与诚意就成了现代化的主要动力。正如冷纳所说:“现代化主要是‘心灵的状态’——进步的期望,成长的倾向以及让自我适应变迁的准备。”他还说:“要走向现代化,必须在‘人格系统’上有所调整,也即必须要具有一种‘心灵的流动’及‘移植能力’。”

现代化的第三个困难时我们独特的,那就是作为发展中国家,又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还面临意识形态的困惑。

在我们实行开放政策向西方国家借鉴时,就有一个比较和检验的问题。尽管我们的中央文件指出:“必须下决心用大力气,把当代世界各国包括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先进的科学技术、具有普遍适用性的经济行政管理经验和其它有益文化学到手,并在实践中加以检验和发展。”

问题是如何鉴别“其它有益文化”!可能若干“有益文化”被冠以“反马克思主义”、“非马克思主义”而被拒绝和排斥,相反,一些阻碍现代化进程的封建糟粕和过时观念会被冠以“马列主义真精神”而受到保护。也许我们应该看到世界上的许多知识是靠无数严肃的、忘我的学者们,经过几十年、上百年的辛勤劳动建立起来,它们是全人类智慧的结晶,人类成熟的丰碑。它们应该为全人类共同享受。我们如果拒绝了解和接受那些可能适于并有助于我们社会的有益文化,受损失的只是我们自己,而不会是别人。这种损失我们已经蒙受了许多年,不该让它继续下去了。

中国人民真要想实现现代化,必须克服文化变迁中的上述三个困难,开辟自己的现代化道路。为此做些客观而可能的研究也许是有意义和必要的。

(下一篇:再论现代化(六):文化变迁的实质内容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