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姚蜀平 > 第十次留学潮的佼佼者——何江

第十次留学潮的佼佼者——何江

近日上海书展开幕,我的新书《回首百年路遥》在上海教育出版社展台展销,遗憾未能前往。书展有一个非常红火的展销台是湖南文艺出版社,那里正在展销一本年轻人写的书,书名是《走出自己的天空》,作者是去年毕业于哈佛大学的研究生,现在在麻省理工学院做博士后的何江。他前往上海参加书展,刚刚抵达上海机场,就给我发来微信,“飞机刚刚到上海”,对我的书也在同一书展表示兴奋,他写来微信“祝贺姚老师!会过去支持姚老师的书的。”

我认识何江是在2016年11月13日,那个周日下午,哈佛学者举办的学术沙龙,邀请我前去演讲。我带上波士顿美亚出版社2015年9月出版的我的书《伴随中国现代化的十次留学潮》,在沙龙上讲的题目也就是十次留学潮,与会者对我的演讲颇感兴趣,提了不少问题。会后一个年轻人走到我面前,经人介绍,他竟然就是早已闻名的2016年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研究生优秀代表演讲者何江,他发表的关于“火疗毒蜘蛛”往事的演讲火遍国内外。我很高兴认识他,并送了他一本我的书,还不忘告诉他,该书的增补版、内容更丰富的讲十次留学潮的书,定名为《回首百年路遥》,正在上海教育出版社修改审定,预计明年出版。他拿着我的波士顿版书对我说:“姚老师,你讲的每一个故事背后都有一段历史,好多我都不知道,我要好好看姚老师的书。” 他叫我“姚老师”,让我有点不敢当,他算是我的小学弟。他2005年考入科大生物系,曾经是科大本科生最高荣誉——郭沫若奖学金获得者;我在1958年,早他47年考入科大核物理系,说来我们是校友。他那天还告诉我,他也在写一本书,从自己乡村时写起,希望能写完。我鼓励他写下去,我相信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工作,写出来会是一本非比寻常的书。他是我笔下新世纪第十次留学潮走出的佼佼者,随后我们一起合影,留下一张珍贵的照片。

那时我并不知道,他写这本书,还是世界著名经济史学家尼尔费格森的建议。那位颇有名气的教授到哈佛做“经济全球化”的演讲,何江听毕演讲找到他,谈了自己对全球化及中国农村发展的看法。没想到,这位大名鼎鼎的教授问他:“这个周三有时间吗?”原来他要请这位年轻人喝咖啡,好好聊聊这个话题。周三这位大教授不是只身前来,而是带来了几位重量级的教授一起来喝咖啡,他们跟何江畅谈了半天,最后是尼尔費格森教授建议何江把自己的故事写成一本书——从中国农村变化来看中国近30年的发展与变化。何江写这本书,是带着科学家的使命感,和对家乡父老乡亲们的眷恋,想的是科技知识如何更加均衡分布,以改善人类的未来,包括中国广大农村及农民生活的大课题。他是一个不仅有高超学问,而且是哈佛一贯坚持培养的那种,具有积极正面心态、关心公益和懂得感恩、具有一流人品及胸怀的不可多得的优秀青年学者。

今年5月30日,我们在哈佛学者往日举办学术活动的地点,召开了一个民间主办的“剑桥沙龙:中国近现代留学史研讨会”。我作为会议筹备人之一,邀请何江前来参加会,他表示白天在实验室出不来,晚上可以来参加晚宴。遗憾开会前,他的导师安排他到华盛顿参加一个会,无缘出席30日的晚宴。我对他说,6月1日,我们还有个告别宴,欢送来自国内及美国外地的与会者,如果你有空,欢迎前来。他那天真的赶来参加了,还说:“姚老师请了我好几次,今天晚上实验室有事,交给其他同事了,说什么也要来参加。”那天晚餐时,大家相谈甚欢,他从自己当前的科研工作,谈到对科研及创业的认识,以及对美国学术界的种种看法等诸多方面,我问及他的书,他表示已经完成送交湖南文艺出版社,我们都期待看到他的中文书面世。

如今,何江的书出版了!他飞到上海参加书展,还到数所大学及研究所做学术报告。在书展的忙碌签售活动之余,不忘去上海教育出版社展台买了一本我的书,发来照片,让我颇受感动。

我们衷心祝贺他的成长并取得更大成就。正如我在书中所述:“纵览中国百年留学史,它始终和中国人民努力摆脱愚昧、落后、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强烈愿望息息相关。一百多年的留学史,也是一百多年民族奋斗史的一个组成部分。” 像何江这样出身农村一路艰苦奋斗,直到今天获得国内外学术界和世人的认同,确实是第十次留学潮中的出类拔萃人物,希望未来会出现更多这样的留学生。让我用书中结束语来结束此文——“愿新一代留学生,第十次留学潮的弄潮儿们,珍惜时代赋予的机遇,爱惜并丰满自己的羽毛,在21世纪广阔的天地间,展翅纵情飞翔吧!”

推荐 22